<code id='g9my'><strong id='g9my'></strong></code>

<span id='g9my'></span>

    1. <tr id='g9my'><strong id='g9my'></strong><small id='g9my'></small><button id='g9my'></button><li id='g9my'><noscript id='g9my'><big id='g9my'></big><dt id='g9m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9my'><table id='g9my'><blockquote id='g9my'><tbody id='g9m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9my'></u><kbd id='g9my'><kbd id='g9my'></kbd></kbd>
    2. <fieldset id='g9my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ins id='g9my'></ins>
        <acronym id='g9my'><em id='g9my'></em><td id='g9my'><div id='g9m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9my'><big id='g9my'><big id='g9my'></big><legend id='g9m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dl id='g9my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g9my'></i>
          <i id='g9my'><div id='g9my'><ins id='g9m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少年櫻花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她是他愛過的第—個女孩,在17歲的少年時。
            放學後穿越大半個城市,等在她的校門口送她回傢。
            周末的時候,一起去看場電影,黑暗中把她柔軟的手指,輕輕地放在自己的手心裡面。這種清澈而甜蜜的心情,是生命成長的時候,最初的體驗。
            那是春天的夜晚,他記得。
            送她回傢的路上,兩個人走在淡淡的月光下,一路都能聽到櫻花在風中飄落的聲音。小路兩旁的櫻花樹,開出粉白濃密的花朵,簇擁在一起,每當風吹過,就好像落下一樹的雨水。
            在她傢的樓梯下面,她站在陰影中微笑地看他,漆黑的眼睛,明亮得讓他無法直視。伸出手,輕輕地把她的眼睛合上,然後俯下頭親吻她的嘴唇。她的頭發上都是細碎的柔軟花瓣,散發著清香。
           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睛裡有溫暖的眼淚。
            那一瞬間的幸福。
            他們在一起很長時間。高中畢業,他去瞭北方讀大學,她依然留在南方的城市裡。
            很多的信,偶爾的電話,很少的見面。每次假期一到,他就急忙買火車票往傢裡趕。有時候買不到座位票,就擠在悶熱骯臟的車廂裡站上20多個小時。
            累得發困的時候,在蒙矓中看到的都是夜風中的粉白櫻花,一片一片,無聲地飄落下來。
            他覺得自己是這樣地愛她。也許用一生的時間都不夠。
            快畢業的時候,她有過一個孩子。因為年少無心的疏忽,她對他沒有任何埋怨。
            為瞭不驚動父母,他們借口旅行去瞭外地的城市。隻是在去醫院動手術的時候,她出瞭事故差點死掉。在廉價的小旅館裡,他整天整夜地守在她的身邊。
            那個夏天很炎熱,但是她臉上流下來的汗水和眼淚,卻很涼。她勉強地微笑著對他說,沒有事的,會沒有事的。他隻是輕輕地說,我會對你好的。
            我會對你好的。這句諾言他一直放在心裡,但情緣錯落,他們的路還是走到瞭盡頭。
            分手的時候,明知道彼此有很多誤解,但年輕氣盛的他,還是固執地一去就不再回頭。他離開瞭南方自己的傢鄉,到瞭另一個陽光充沛的城市。
            他有瞭工作,然後有瞭新的生活,直到在那裡遇到一個美麗的女孩,買瞭一枚戒指和她訂下瞭誓盟。
            生活很知足平靜。每天早晨,他開著車先送孩子上學,送妻子上班,然後再獨自開車去自己的公司。春天的異鄉城市,馬路兩旁也有纏綿的櫻花樹。一串串粉白的花朵簇擁在一起,當風吹過,就有無數柔軟細碎的花瓣旋轉著飄落,粘在他的車窗玻璃上。
            像很多行殘缺的雨滴。
            突然地,就想起一張10多年前的臉。她的臉。在南方潮濕的夜色中,在樓梯寂靜的陰影裡。漆黑的眼睛,明亮得無法直視。還有黑暗中她的嘴唇,他親吻過的純潔的傷口。這樣的深,再也撫摸不出痕跡。
            不知道她是否依然在那個南方城市裡。也許仍會有男人對她說,我會對你好的。但她的幸福已經和他無關。
            每個男人的最初,都會有一個櫻花般的女子,飄落在生命裡,註定頹敗。